• 
    
  • <p id="osoue"></p>
  • 邵象華傳

    |  來源:【字號:

    序一(徐匡迪)
      邵象華先生是中國近代鋼鐵冶金的一代宗師,是我們十分崇敬的前輩。他學術造詣深厚,是我國冶金過程物理化學的開拓者之一,其研究的領域不僅涉及冶金熔體中爐渣組分和金屬元素的活度計算等理論問題,并將其實際應用于真空條件下熔煉特種金屬材料和包頭鋼鐵公司平爐渣中鈮、錳的提取,以及在鐵合金生產中用吹氧法冶煉中、低碳錳鐵等,并在工業生產中一一得到成功的應用。
      邵先生還是中國鋼鐵冶金界杰出的工程設計領軍人物,抗日戰爭后期他在四川綦江克服種種困難,主持、設計了我國第一座新型煉鋼平爐,并于 1944 年投產,利用四川當地小高爐的土鐵煉出了合格的鋼水并軋制成材。1948 年他在鞍山鋼鐵公司任總工程師兼任煉鋼廠生產技術副廠長等職,參與組織、領導鞍鋼生產恢復工作,由于這些突出貢獻,他于1949 年8 月被授予“二等功臣”稱號。在鞍山鋼鐵公司復產的過程中他主持制定各生產工序的操作規程和產品檢驗標準。因此,他也被鋼鐵工業界公認為大型鋼鐵聯合企業技術管理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所翻譯的蘇聯版《鋼冶金學》(Металлургия Стали)和美國版《堿性平爐煉鋼》(Basic Open-hearth Steelmaking),是20 世紀50 年代我國高等學校鋼鐵冶金專業的主要教學參考書。
      我初識邵先生是在1956 年夏秋之交,當時國家提出“向科學進軍”的口號,我在讀的北京鋼鐵學院邀請了一批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后改稱院士)到學校給師生做報告,其中就有邵先生。他中等身材,儒雅謙和,面帶微笑,侃侃而談。那次報告他講了兩個問題:首先是冶金熱力學,他強調冶金和材料研究的基礎都是熱力學,熱力學是解決各種反應或相變的可能性和終極目標的問題,所以它是冶金過程和熱處理工藝的理論基礎;其次他又談了真空冶金問題,這在當時是很新的概念,因為 20 世紀 50年代中期蒸汽噴射泵剛剛問世,它使大規模的真空技術應用成為可能。盡管當時鋼包真空脫氣及爐外精煉(如RH、DH 等)都尚未出現,但邵先生從鋼中氣體(H 和N)的溶解與析出和減壓下鋼液中碳氧平衡的移動方面,準確地預言了這一領域即將成為鋼液精煉和特殊鋼質量提高的重要手段。邵先生做報告時的聲音不高,語調平和,但邏輯性強,當時在南樓大階梯教室聽講的師生有二三百人,安靜極了,大家都唯恐漏聽了什么話,兩個小時轉瞬即逝。雖然60 多年過去了,但這個報告對我來說至今仍然印象深刻,因為當時我們年級剛從鋼廠生產實習回來。由于系統的專業課還沒有上,所以我們從現場獲得的初步感性認識,就是煉鋼是一種又熱又累的力氣活,只要按操作規程,拿大鍬往爐里加造渣材料及鐵合金就行。聽了邵先生的課后,我們不僅對他的學識倍加欽佩,而且對自己要終生從事的鋼鐵冶金事業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決心要把冶金物理化學這門基礎理論學好。
      第二次有機會聽到邵先生的報告是1962 年中國金屬學會在上海召開第一屆冶金物理化學學術會議,那次會議上邵先生主講選擇性氧化和還原反應,這在當時也是冶金物理化學在鋼鐵生產中應用的一個新領域、新事物。當時我正好在參加與上鋼五廠合作承擔的“航空發動機用不銹鋼管攻關”的國家課題,對于高鉻不銹鋼冶煉時的脫碳問題十分頭疼,而新的氬氧脫碳法(AOD)、真空吹氧脫碳法(VOD)工藝當時還未商業化,于是我就大膽地向他提出在電弧爐中有無選擇性脫碳保鉻的可能,他稍加思考后回答我說,“碳選擇氧化的條件就是溫度,要達到1800℃左右。但爐襯耐火材料可能吃不消”。之后,課題組順著這個思路采用快速、強化供氧,使其在短時間達到高溫的辦法,煉出了五爐符合航空標準的高鉻、低碳不銹鋼,保證了在蘇聯停止供貨時,我國主戰空軍裝備殲-6 的正常飛行,此成果后來還獲得了1977 年國家科學大會獎。
      我有幸和邵先生還有“三重緣分”。第一重“緣分”是在1997 年的兩院院士大會期間,時遇6 月底,北京天氣干熱,晚飯后大家都在京豐賓館的院子里散步,突然我看到邵先生穿著背帶西裝從花園對面的小徑走來,我笑嘻嘻地和他招呼,并開玩笑地用杭州話說,“邵先生真像一位英國紳士”,他哈哈大笑,用杭州話答道:“這套行頭在1958 年以后就壓在箱底,再不穿穿就沒有機會了!”于是我們兩人便用杭州話邊走邊聊。當他得知我是1981 年國家開放公派訪問學者,是第一批去英國的,而且是到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冶金系時,他高興地說,他在1934 年考取庚款公費留學英國時是與丘玉池兩人同時進入帝國理工學院冶金系的,并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一級榮譽冶金學士學位。他說自己是中國公派到英國學冶金的第一批留英學生。他還回憶起在帝國理工學院的時光,包括那時的教室、實驗室、系主任辦公室以及海德公園附近的宿舍等。天色漸暗,當我們到了賓館大樓門口各自回房間時,邵先生就用杭州話說:“有緣!有緣!”第二重“緣分”是2002 年我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長后,立即先后登門拜訪了各位功勛卓著的老科學家和前輩。當我在鋼鐵研究總院院長干勇院士的陪同下來到邵先生家時,開門的是其夫人王曉云老師,她把我們帶入客廳,邵先生從沙發上起身迎接,握手寒暄后他用杭州話問我“是坐沙發還是靠背椅”,王老師笑著說:“真是年紀越老越是鄉音不改了?!鄙巯壬鷧s一本正經地用杭州話說:“我們是同鄉,匡迪也是杭州人?!庇谑?,我們二人就用地道的杭州話高興地攀談起來,惹得一旁的干勇院長和王老師哈哈大笑。臨別時,二老將我們送到門口,邵先生還不斷地用杭州話對我說:“有緣!有緣!”
      第三重“緣分”來自我們共同的業余愛好,即交響樂。我擔任上海市市長時,支持和籌劃了上海國際音樂節,邀請柏林愛樂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和中央交響樂團等著名交響樂團體來滬演出,同時我邀請邵先生夫婦來滬,共享音樂盛會,二位老人欣然前來。其不僅連聽四場,還作為貴賓出席了音樂節的大型招待會,邵先生為此欣喜不已,大呼飽了耳福。自此,我在北京工作時,凡遇到邵先生,都會問他最近聽了些什么好的音樂,這也成了交談中常有的話題。但到了2005 年后,他就用杭州話說:“年紀大了,晚上出來不方便,只能在家聽聽CD 片了?!?/div>
      此次姜曦博士邀我回顧與先生過往情誼,回憶起2003 年年初,鋼鐵研究總院為邵先生舉行九十大壽慶典,先生精神煥發,熱情地與各位來賓握手致謝,大家都祝他健康長壽,他風趣地說:“我要向魏壽昆先生學習,爭取活過100 歲?!睍鲰懫馃崃艺坡?,感動人的場景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果然,2012 年2 月中國鋼研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為邵先生舉辦了祝賀百歲的活動,當時在北京的所有鋼鐵冶金、金屬材料學界的院士和同事以及邵先生培養的博士生悉數出席,大家暢談了先生卓越的學術成就和高尚的人生品格。但是萬萬沒想到,就在一個月后,這位大家崇敬的著名冶金理論和工程專家、兩院資深院士,走完了他的光輝百年人生,與世長辭了。哲人仙逝,功績永存,我深信他的名字將永遠鐫刻在中國鋼鐵工業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歷史豐碑上!也永遠銘記在所有中國鋼鐵人的心里!
     
    序二(殷瑞鈺)
      邵象華先生是著名的冶金學家、冶金工程專家、中國科學院首批學部委員(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冶金界公認的泰斗級人士。邵先生的科技生涯豐富多彩、涉獵廣泛,活躍在學術界和產業界。邵先生曾經擔任過大學教授、鋼鐵聯合企業的協理(副經理之一)、總工程師、科研院所的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副總工程師、技術顧問等職,還曾受聘為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成員、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冶金組成員、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冶金組的評審委員、國家自然科學獎委員會委員等重要職務,是科技界、產業界公認的權威專家。
      姜曦博士約我作序,作為晚輩的我有幸與邵先生同行同專業,都是學冶金的,又都曾較多地從事煉鋼專業,因此受先生賜教、熏陶較多。1953年10月我以第一志愿考入當時的北京鋼鐵學院冶金系,1955 年分配到煉鋼專業。記得當時十分推崇的參考書是蘇聯的《鋼冶金學》,這本書是邵先生由俄文獨立翻譯過來的,學生們對他的印象很深刻。同一時期,他還主持翻譯了國際上主要的煉鋼學專著—美國出版的《堿性平爐煉鋼》。
      邵先生翻譯的這兩本書引導、培養了我國20 世紀50~70 年代的一大批學生和鋼鐵企業科技人員??梢哉f,鋼鐵冶金專業特別是煉鋼專業的科技人員沒有人不知道邵象華先生的,大家都尊稱他為邵先生。
      我在北京鋼鐵學院上學時,經常去圖書館看雜志,當時有一本雜志名稱叫“鞍鋼”,是鞍山鋼鐵公司主辦的,這在當時是很受歡迎的。它主要介紹鋼鐵冶金技術的進步,特別是大型鋼鐵聯合企業技術革新、技術改造的進展和動向。這本雜志的主編就是邵象華先生,刊載的文章大多針對生產的需要,同時也發表不少理論與實踐結合的文章,反映邵先生的治學風格,并影響著冶金領域科技人員和學校師生。
      我和邵先生第一次直接接觸是在20 世紀70 年代,邵先生帶領冶金工業部鋼鐵研究院(現名為鋼鐵研究總院)的專家隊伍到唐山鋼鐵公司進行氧氣底吹轉爐的工業性試驗,其關鍵技術是油冷底吹噴嘴,邵先生在唐山鋼鐵公司不僅講了噴嘴的技術原理、國際進展,同時深入第一煉鋼車間,親自指導試驗,有時直至深夜。在邵先生的指導、鼓勵和直接參與下,氧氣底吹轉爐的工業性試驗一次就取得了成功。其后,邵先生還同唐山鋼鐵公司的肖來潮總工程師等一起去法國參加國際會議,會上介紹了中國在氧氣底吹轉爐方面的進展。
      20 世紀80 年代以后,我和邵先生接觸的機會更多了,并經常得到邵先生的指導、支持和鼓勵。同時,我也逐漸了解到先生由“神童”到學界泰斗的成長、奮斗過程,以及為振興中國鋼鐵工業而努力的歷程。先生天資聰穎,用9 年時間完成了小學、中學的學業,19 歲以全優成績畢業于浙江大學化工系,并受聘于上海交通大學任助教。隨后,考取庚子賠款公費留學生赴英國留學,入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主修冶金。當時有一段流傳的佳話,中國留學生邵象華、丘玉池的考試成績一直名列前茅。1936 年邵先生獲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一級榮譽冶金學士學位,1937 年獲冶金學碩士學位,并獲“馬瑟科學獎金”(Mathey Prize),被授予英國皇家礦學院會員學銜和帝國理工學院獎狀。在碩士學業行將結束時,其導師卡本特(H. Carpenter)提出希望他繼續留校攻讀博士學位,并寫了推薦信。正當他準備接受這一美好的提議時,訪英的中國資源委員會主任委員翁文灝先生動員他回國參加中央鋼鐵廠的籌建工作。邵先生覺得這是報效祖國、實現理想的大好時機,于是毅然放棄繼續留英深造的機會,接受了翁文灝先生的邀請,轉赴西歐諸國考察鋼鐵廠,繼而轉赴承建中央鋼鐵廠的德國克虜伯鋼鐵公司實習、進修,自此與鋼鐵冶金工業和冶金學結下了不解之緣。
      由于日本大舉侵華,湖南大部分地區淪陷,中央鋼鐵廠建設無法進行,先生轉任武漢大學冶金系教授。后又奉命到資源委員會下屬四川綦江電化冶煉廠負責創建煉鋼廠并任廠長,設計、建造了大后方最大的新型堿性平爐,堪稱壯舉,顯示了先生在工程設計、工程建設、工程運行技術等方面的知識水平和才能,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了貢獻。1945 年抗日戰爭勝利后,先生奉資源委員會之命赴東北參加接收鞍鋼的工作,任協理兼制鋼所所長。1948 年2 月鞍山解放,不久先生任鞍鋼總工程師,并先后兼任煉鋼廠生產技術副廠長、技術處處長和中央實驗室主任等職,以極大的熱情主持了煉鋼廠的恢復工作,被授予“二等功臣”稱號。20 世紀50 年代初,先生主持制定了鞍山鋼鐵公司各個生產工序的技術操作規程和各類產品的質量檢驗標準等規章制度,被公認為是中國鋼鐵企業技術管理的奠基人之一。在鞍鋼期間,他深入生產實踐,根據需要開展技術革新,如平爐采用鎂鋁磚、減少沸騰鋼偏析等。
      先生重視培養冶金人才,除了張春銘、劉嘉禾等老一輩冶金專家曾得到先生的培養、支持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他還曾向基層生產一線的工人講解生產操作的技術要領,給轉業干部講有關鋼鐵生產的知識,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
      1958 年,先生奉調到冶金工業部鋼鐵研究院工作,歷任研究室主任、副總工程師、技術顧問、學位評定委員會主席等職,并進行了真空冶煉物理化學的應用基礎研究,為我國發展特殊冶煉提供了若干理論支撐。隨后又對包頭鋼鐵公司鐵水提鈮新工藝進行了研究……他始終活躍在中國冶金學術界和鋼鐵工業生產技術領域。
      改革開放后,邵先生致力于積極促進與國際冶金界的科技交流、合作,參與并組織了中美、中法、中日、中韓等雙邊和多邊鋼鐵學術交流,并培養了一批科技人才。1992 年,他被授予日本鐵鋼協會(The Iron and SteelInstitute of Japan,ISIJ)名譽會員,這是ISIJ 最高學術稱號,并獲湯川紀念講演獎。
      邵象華先生也是中國金屬學會重要的創建者之一。他任中國金屬學會常務理事及煉鋼分會理事長等職30 余年,特別是對煉鋼領域的理論進展和技術進步做出了重要貢獻。
      邵象華院士在為祖國鋼鐵事業奮斗的過程中,始終有著無私奉獻的高尚情操和銳意進取、勇于創新、精益求精的科學精神。他謙虛謹慎、治學嚴謹、認真務實,深入實踐,注意理論聯系實際,學術結合生產;他認為應用和基礎研究開發的根本立足點在于實現工程化和產業化,在于將其轉化為現實生產力。這些寶貴的精神財富是我們應該繼承和發揚的。
     
     
    總序
    序一
    序二
    第一篇 邵門家史
    第一章 家學淵源
    一、邵雍其人
    二、理學精髓
    三、家風家規
    四、南遷臨安
    第二章 儒林清風
    一、書生心曲 
    二、邵氏雙英 
    三、留學英國 
    第二篇 祖國召喚
    第三章 烽火九州 
    一、資源委員會 
    二、報國志堅 
    三、武漢大學教授 
    四、歷史系新生
    五、兩情相悅 
    六、綦江建廠
    第四章 恢復鞍鋼
    一、劫后鞍鋼
    二、鞍鋼復產
    第三篇 鞍鋼新生
    第五章 再造鞍鋼 
    一、鞍山解放 
    二、浴火重生 
    三、育才治廠
    第六章 日新鋼都
    一、開拓革新路
    二、管理求新法 
    三、倡導沸騰鋼
    四、宣傳LD 技術 
    第七章 圓夢熱土
    一、夢想成真
    二、遠景規劃 
    三、發言惹事 
    四、“鞍鋼憲法” 
    第四篇 功業昌盛
    第八章 華麗轉身
    一、初進鋼研院
    二、氧氣轉爐煉鋼 
    三、譯著公開出版
    第九章 開創新路 
    一、真空冶金先行者
    二、普通電弧爐冶煉超低碳不銹鋼
    三、頂吹、底吹、復合吹
    四、爐外精煉與連鑄 
    第十章 綜合利用
    一、寶貴共生礦 
    二、稀有元素資源化 
    三、霧化提鈮 
    第五篇 耕耘不止
    第十一章 風雨歲月 
    一、“文化大革命”風暴
    二、包鋼紀事 
    三、干校生活
    第十二章 彩虹普照 
    一、苦學日語
    二、朝陽?夕陽?
    三、索賠談判
    第六篇 奉獻社會
    第十三章 心系學會
    一、學會創始人 
    二、指導辦刊 
    三、國際交流 
    第十四章 建言獻策 
    一、榮譽稱號 
    二、寶鋼論證 
    三、熔融還原 
    第七篇 名師光環
    第十五章 平凡人情懷 
    一、名師與嚴師
    二、701 鋼故事
    三、春雨潤無聲 
    四、術業有專攻
    第十六章 日之升,月之恒 
    一、“最紅”的學長 
    二、厚實之腳印 
    三、愿做黨的人 
    第八篇 溫馨之家
    第十七章 恩愛夫妻 
    一、綦江成家
    二、一家三姓
    三、練習騎車
    四、攝影高手
    五、收藏唱片
    六、禮義善賢
    七、行事有規 
    八、善待寵物 
    九、老而彌堅 
    附錄一 邵象華自述 
    附錄二 邵象華重要文稿兩篇
    附錄三 邵象華院士訪談錄節選
    附錄四 邵象華年譜
    附錄五 邵象華主要著述目錄 
    寫在后面的話
     
      吳石忠,1938年7月生,浙江省衢州市人,中共黨員。1956年就讀于北京鋼鐵學院軋鋼專業,1960年3月留校任冶金物理化學專業稀有金屬冶金教研室助教,1985~1998年任《北京鋼鐵學院學報》編輯、主任、常務副主編,1993年任職編審。先后擔任《中國高校自然科學報》研究會常務理事、副理事長,1995年、1999年分別任國家期刊獎和國家科技期刊獎評委,并多次擔任冶金系統、高校系統科技期刊獎評委。退休后任《編輯學報》編委,中國管理科學學會第二屆委員,冶金科技期刊學會顧問等。
      姜曦,1977年6月生,遼寧省沈陽市人,中共黨員。北京科技大學科學技術史專業理學博士。2006年至今從事部分鋼鐵冶金行業專家的口述歷史研究工作,參加并主持了中國科學技術協會老科學家成長資料采集工程相關的研究課題?,F就職于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綜合部。
      江君照,1934年5月生,上海市人,中共黨員。1951年考入東北工學院(現東北大學)學習。1953~1958年在蘇聯烏拉爾工學院化工系學習?;貒?,在冶金部鋼鐵研究總院從事科學研究及管理工作。1979年起任鋼鐵研究院副院長,教授級高級工程師,1998年退休。曾兼任中國金屬學會理事、中國分析測試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宇航學會材料工藝專業委員會委員等職。
      張柏汀,1935年9月生,浙江省新昌縣人,1962年畢業于南京工業大學(現東南大學)機械系,同年進入冶金部鋼鐵研究總院煉鋼室工作,1979年作為教育部派出的訪問學者赴日本東北大學學習和兩年,出國前后一直從事冶金新工藝的開發研究,曾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一項,省部級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三項。1991年晉升為教授級高級工程師,1992年開始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国产免费破外女真实出血视频,少妇高潮水多太爽了动态图,巨胸喷奶水www视频网站

  • 
    
  • <p id="osou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