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p id="osoue"></p>
  • 葛庭燧傳

    |  來源:【字號:

      看到劉深完成的《葛庭燧傳》初稿,我感到很高興。該書寫出了葛先生真實的為人與性格,也描述了他在內耗領域的突出貢獻,還有不少引人入勝的生活小事。

      幾年前,作者曾寫過一本《戈與荷》,主要描寫葛先生及其夫人何怡貞教授,內容豐富,是一本有參考價值的史料,但是涉及面太廣,不像一個人的傳記。而今在科學出版社協助之下進行了必要的刪改,可讀性很強,同齡人看了感到親切,后生讀后,能了解到我國老一輩科學家多么不容易,激勵他們積極向上。

      我比葛先生小7歲,也算是同齡人,特別是我們在沈陽共事25載,那是我們人生最精華的歲月。

      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正式成立于1953年,成立后不到10年,從歐洲和美國科研第一線回國的學子達到十余名。他們回國不是為了尋找更好的機遇,而是一心為了報國,謀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所以在所內形成了一個“和諧的小社會”,雖然彼此間也有分歧意見,甚至有時會爭吵,但是大家一致都服從黨的領導,犧牲小我顧大局,以國家的任務為重。

      中國科學院的研究所本來以學科建所,把發展學科放在首位,但是為了執行1956年制定的《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和完成國防任務,金屬研究所自1957年起逐步轉向以發展新材料和新技術為主。

      葛先生十分重視理論聯系實際,于是,他的內耗研究也轉向實用材料方面,如在蠕變過程中的以短期推斷長期壽命,內耗也用來研究材料中的疲勞現象,特別是他在無損檢測方面有獨到的見解。除了傳記中的那些事例,他還提出用聲發射研究疲勞裂紋的形成與擴展。

      在葛先生的指導下,由萬耀光具體實施,金屬研究所研制出我國第一臺聲發射裝置。20世紀80年代初,萬耀光隨學部委員莊育智研究員調到當時的人事部

      “鍋爐與高壓容器檢測中心”,使中心得到大發展,現已成為全國壓力容器檢測中心的重要組成部分。

      葛先生在金屬研究所除了在內耗研究上取得了重大進展以外,還在兩個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一個是促進了金屬研究所優良學風問題;另一個是對科技人才的培養。

      學風是一個研究單位能否持續發展的重要標志。金屬研究所一開始就十分重視學風問題,除了重視當時所提倡的“三嚴”精神以外,我總結了八個字:“團結、奮進、求實、創新”——只有團結,才能持久,使研究所蒸蒸日上;只有奮進,才敢于拼搏,研究所才會有所作為;只有求實,才不會浮夸,取得社會的信任;只有創新,才能取得重大成果,研究所才能與時俱進。對于金屬研究所優良學風的形成,我們這批早期到所里的學者,包括葛先生和何先生在內,起到了主要作用。

      一個研究所的人才情況更是重要,它決定研究所的命運和前途,葛先生在這方面的業績尤為突出。

      ……

      90歲老人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名譽所長

      師昌緒

      2010年7月于沈陽

      在坎坷的報國之路上——寫在前面的話

      民族自救的道路

      葛庭燧是20世紀40年代赴美留學的優秀中國學子,他所追求的是一條科學救國的道路。

      那個年代的救國之路有千條萬條,但歷史事實證明,出國留學無疑是至關重要的一條。當閉關鎖國的封建王朝被西方的堅船利炮轟開大門,東方睡獅開始睜開沉迷的眼睛。這樣的例子是十分耐人尋味的:林則徐被稱為“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曾幾何時,他認為西洋人如果沒有中草藥“大黃”就無法大便,他甚至以為西洋人的膝蓋是不會彎曲的。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中華民族覺醒與自強的道路異??部?,代價異常慘烈。誠如魯迅先生在《娜拉走后怎樣》一文中的沉痛之語:“可惜中國太難改變了,即使搬動一張桌子,改裝一個火爐,幾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動,能改裝。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國自己是不肯動彈的。我想這鞭子總要來,好壞是別一問題,然而總要打到的。但是從那里來,怎么地來,我也是不能確切地知道?!?/p>

      “留美幼童”與“洋務運動”,就是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企圖通過學習西方而鞏固江山的一廂情愿式的努力,它的失敗在于將中西方的差距僅僅歸為科學技術上的落后,然而,這畢竟是一種努力。中國所舶來的西學也正是在如此血與火的斗爭中頑強地伸展著枝干,滋潤著葉脈。

      真正成為近代和現代中國領袖的杰出人物,卻是職業的政治家和革命家,比如孫中山和毛澤東。孫中山在香港讀中學,去倫敦和檀香山不過是避難或者為“造反”募集資金;毛澤東則絕對是土生土長的學子。有人將這種現象歸結為:西方誠然在自然科學上遠遠超過東方,而在社會科學的影響上,則是東方勝于西方,本土勝過留洋。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為:馬克思主義能夠進入中國,并且漸漸成為主流價值觀,是因為它首先成為東方大國俄國革命的理論武器。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倍硪粋€東方國家日本,則以明治維新作為民族自強的轉機。俄國與日本,當時是兩個值得中國人借鑒的東方模式,然而,中國人最終選擇了俄國式的暴力革命,而不是君主立憲的資本主義道路。

      近代中國開始興辦西式教育,顯然不能從一開始就徹底清算私塾式的課堂與八股式的課程,然而,中國早期的西式教育絕不僅僅是教學體制與學科設置上的西化,而是開始在靈魂上脫胎換骨。在20世紀30年代,羅素、杜威、泰戈爾等東西方大師與哲人在中國的巡回演講,對于一代青年的精神影響是不可低估的。

      諸如振華女校、東吳大學、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清華大學、燕京大學、南開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一代名校,為中國培養了新時代知識的開拓者,而黃埔軍校則是現代史上中國職業教育一個罕有的特例。

      就挽救民眾于水深火熱的先驅者而言,容閎這樣的近代留美第一人,只不過是維新與改良的附庸,20世紀誕生的1900年,中國大地上爆發了兩個“庚子起義”:一是唐才常、容閎等人在上海發起的維新黨人起義;二是孫中山先生在廣東發起的革命黨人起義。

      事實證明,“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老話確實不假。在19世紀結束的時候爆發的這兩次起義,堪稱中國人拯救民族危亡的決死反抗,雖然都以失敗告終,但它預示了新世紀中華民族的希望與曙光。

      ……

      劉深

      2008年10月8日于深圳

      總序(路甬祥)

      序(師昌緒)在坎坷的報國之路上——寫在前面的話

      上篇漫漫博學路

      第一章火種的名字與兵戈之夢/

      一、蓬萊仙境里天資聰穎的孩子/

      二、一頭敢于頂撞鬼神的“老?!?

      第二章清華園里的科學夢/

      一、“四大元老”與“四大名旦”/

      二、被青春和意志戰勝的“白色瘟疫”/

      三、“一二? 九”運動中的熱血青年/

      四、葉企孫成為人生導師/

      第三章何怡貞的成長軌跡/

      一、五世翰林之家/

      二、從振華女校到美國蒙脫霍育克/

      三、國難當頭歸故里/

      第四章風雨中相識相知/

      一、北平邂逅一生情緣/

      二、四封珍貴的情書/

      第五章冀中抗日神秘使命/

      一、地雷戰中的愛國學子/

      二、烽火中的英烈/

      三、門本忠就義與葉企孫的悲慘結局/

      第六章西南聯大往事如煙/

      一、悲壯的“大學長征”/

      二、中國大學的火種/

      ……

      劉深 資深記者、文學碩士,1959年5月生于沈陽,1977年在遼寧康平縣插隊,1978年考入遼寧師范學院中文系,1988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新聞系,1991年到深圳從事新聞工作。著有紀實文學《百年情義恩澤錄》、《一個普通士兵的戰爭》、游記《絕美之地——圣托里尼寫真》和《坦克中短篇小說集》等作品。

      后記之一戈之奮進荷之圣潔*

      “向你學習!”本文是作者劉深的弟弟劉軼為紀念葛庭燧院士所作。

      何怡貞先生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充滿著激動興奮的表情。我于2007年回國探親時,拜訪了97歲高齡的何先生。在向她介紹我的學術興趣和研究成果后,她向我連說了幾遍這句令我至今難忘的話。

      學識淵博的科學前輩對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說出如此令人頗為驚訝的話,當時我真的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細細想來,這句話其實反映出何先生虛懷若谷的謙虛和善的品質,對科學知識不斷追求、始終如一的精神。

      沒有想到這竟是我見何先生的最后一面。不到一年,得知何先生去世的噩耗,我心頭為之一震,不禁感慨萬千?,F能有幸為葛庭燧的傳記寫一點文字,也算是我向他們致敬感恩了。

      本書不僅是紀念緬懷老一輩科學家的豐功偉績,也旨在宣傳普及科學文化。當今的媒體報道大多聚焦明星大腕,追捧文藝體育明星不遺余力。不可否認,文體明星有娛樂大眾的作用,相比之下,科學的作用更是實實在在、翻天覆地般地影響了人類社會,但是并沒有得到應有的宣傳報道。

      計算機技術的發展,帶領人類進入國際互聯網的時代,計算機網絡正深遠地改變我們工作和生活的方式;納米結構的新材料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優異性能;能源技術保證了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原動力;生物技術導致新藥的開發研制,增強人類對抗、戰勝疾病的能力,讓人類生活得更健康長壽;環境技術使人類生活在清潔、少污染的環境中,和自然界更和諧地相處。當今各國經濟的競爭歸根結底是科學和人才的競爭。誰掌握先進的科學技術,就能領先于世界,站在時代的前頭。我們現在對科學家和科學活動通俗生動的報道還太少??茖W研究是一項長期的系統工程,科學研究要從娃娃抓起。各類媒體有責任加強宣傳面向廣泛普通民眾的科學報道,尤其包括少年兒童。

      另一方面,廣大科研人員也要走出大學和科研院所的象牙塔,積極主動向公眾宣傳科學知識。從日本的名古屋大學到美國的噴氣發動機實驗室,都有定期向社會公開的“開放日”。在開放日那天,主辦單位會準備圖文并茂的展覽和解說,供民眾免費參觀學習。我們的大學和研究所應該每年深入到學校,去給應屆高中畢業生做學科內容的宣傳介紹,這種交流對青少年的成長和選擇職業道路會很有幫助,會吸引更多的年輕人愛科學,學科學。

      我小的時候喜歡看《少年科學畫報》,著迷于居里夫人等科學家的故事。那時,我曾想,將來也要像她一樣勤奮努力地工作,為人類作貢獻。兒時的天真想法被歲月洗刷得幾乎模糊殆盡,直到最近我才知道,我現在的學術導師——加州理工學院教授William A Goddard III,是居里夫人第三代學術傳人。我和居里夫人竟然在學術家譜上還有這么點“血緣”關系,這個發現使我猛然回想起了兒時的夢想。我相信,是理想的種子,而不是命運機緣帶我走向了探索科學的道路。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我希望本書能成為撒下科學理想種子的播種機,用老一輩科學家的感人故事為年輕的一代樹立榜樣。這本書的重點不在探究嚴謹的科學理論,對科學感興趣的讀者可以參看相關的學術專著;本書旨在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詮釋科學大師們的科學奮斗歷程,把看似深奧的科學故事生動地介紹給民眾。

      我希望本書成為一座科學普及的橋梁,讓大眾,尤其是青少年更多地了解科學家的真實生活,以及科學對于人類社會的意義所在——通過科普宣傳,喚起更多的人支持與擁護科學、相信與運用科學,并投身實踐科學。當今社會的科學誤區還很多,打著科學的幌子騙人的事件也屢見不鮮,比如 “磁化水治百病”等,就是典型的例子。只有宣傳真正的科學知識,才是有效克制愚昧和偽科學的手段。

      葛先生發明的“葛式扭擺”沿用至今,對材料內耗的研究可謂極其深遠。這不由讓我想起我們現在對科學成果的評價體制——從研究生攻讀學位到教授職稱評定,用論文數目定指標,“一刀切”評定優劣。這種定量化評估機制固然清晰明確,但是不免死板僵化,容易造成大家片面追求論文數目,不求研究質量和深度,導致產生引用率不高、影響甚少的“論文機器”,甚至數據成果造假。

      因此,應該引入更靈活全面的評判機制,鼓勵發展基礎理論方法和實驗手段,比如編寫計算機程序(主要發達國家都有自己獨立發展的大型量子化學程序包,但很少有中國人自己編寫的量子化學計算機程序),或改進制造新型的實驗儀器設備等。這類工作往往費力耗時,具有風險,但一旦成功就會導致新的成果接踵而來,意義深遠。中國人有極強的諾貝爾獎情結,那就更要要求每個科研人員積極創新,腳踏實地地做科學研究,一步一個腳印地邁向科學頂峰。

      ……

    国产免费破外女真实出血视频,少妇高潮水多太爽了动态图,巨胸喷奶水www视频网站

  • 
    
  • <p id="osoue"></p>